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25年后有望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04 阅读: 来源:滤网厂家

“20-25年后有望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

“20-25年后有望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

继2011年出版《第三次工业革命》后,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2014年又推出了新作《The Zero Marginal Cost Society: The Internet of Things, the Collaborative Commons, and the Eclipse of Capitalism》(《零边际成本社会:物联网、协同共享与资本主义的消失》).

对于书名,里夫金解释,“每一种伟大的经济范式都要具备三个要素:通信媒介、能源和运输系统。每个因素都与其他要素互动,三者成为一个整体”,“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通过协同共享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分享绿色能源和一系列基本商品与服务,这是最具有生态效益的发展模式,也是最佳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里夫金预测,“资本主义市场将不再是经济生活的主宰者,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部门超越市场的世界,这次,我们正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相互依存性越来越强的全球协同共享中共同生活”。

10月20日,记者专访了里夫金。

中德可以推动建设欧亚物联网

《21世纪》:我们曾在2012年就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采访过你,两年过去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在全球范围内是否发生了新的变化?

里夫金:是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1年我在美国出版了《第三次工业革命》,那时尚未出现物联网,“协同共享经济”也才初现端倪。过去的三年中,“协同共享经济”的全球经济体系逐步建立,物联网的出现,这些都是根本性、创举性的进步。我们现在要把通信媒介、能源和运输系统三者统一为一个整体的经济范式是全新的概念,物联网平台上数以百万计的传感器和软件将这三个平台连接起来,不断为各个节点提供实时的大数据。通过分析大数据,人们甚至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链,并将自己的价值链转变成为整个经济体系的一部分,在这样的经济模式中,每个人都能做点生意。这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并将整个经济体内的产销边际成本降至趋近于零,协同共享经济便由此产生。

在通信领域的协同共享已比较明显,年轻人在互联网上制作并共享新闻、音乐、电子书等等,其边际成本都几近于零,所以传统的电视、报纸、杂志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也在经济领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对他们来说,只要保持比较好的社会声誉(主要是保护数据安全、客户隐私),这样的影响力仍将存在,如果他们的社会声誉受损,那么将会被后来者取代。对中国来说,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机遇十分重要。一个低边际成本或者说近乎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可以利用更少的资源创造更高的生产力,从而提高效率、保证稳定性,并最终实现生态文明。

《21世纪》:零边际成本社会是否有边界?即零边际成本社会只能限定在一个区域、一个城市内还是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实现?

里夫金:其实这恰是习近平主席提出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意义重大的原因,这是可以改变人类进程的一项举措。国家间关系不再是每个国家都与其他国家竞争,而是全新的合作模式。中国已经在构想覆盖亚洲的物联网,我想也许是可以覆盖欧亚的物联网。如果欧洲的重要国家德国和亚洲的重要国家中国可以联手促进中欧间合作,构建覆盖欧亚的物联网,实现数字化的通信、数字化的新能源网络、数字化的运输系统,创造一个近乎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将会使全世界近乎一半的人口从中受益。这会使得人与人之间有更多的共享,从而大大提升生产力、效率,使得市场更加繁荣。现在互联网使得人们可以共享信息,十年后,人们可以通过物联网实现实体物品的共享,并且是以接近零边际成本的代价。

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中国具有文化优势

《21世纪》:建设零边际成本社会需要强大的基础设施作为前提,那么你对政府在基础设施规划方面有哪些建议?

里夫金:建设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基础设施确实要花费大量的钱财,但我想说的是这笔钱事实上已经存在了,问题不在于投入更多的钱,而在于我们如何分配既有的财政预算。以德国为例,去年德国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了7000亿欧元,几乎全部投入了旧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通信、能源和运输设施,如果德国将这笔花费的25%投入新的基础设施建设,30年就能建成零边际成本社会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对于中国也是同样的道理。

《21世纪》:所以你认为政府在基础设施环节扮演重要的角色?

里夫金:政府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政府在国家层面制定规则标准、进行总体布局;在区域层面情况有所不同,需要调动本地社区的资源来进行建设;在本地层面,则要将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联动起来,让那些不愿意成为新经济范式一部分的人也能融入进来。很多人无法融入因为他们觉得这与他们无关,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让这件事与他们有关,而不是对立的关系,这些人就可以融入进来。我们在德国和丹麦是这么做的,通过大学、社区、社会组织、企业等等让每个人都融入进来,大家就有了动力。

《21世纪》:中国在建设零边际成本社会上,有哪些优势和劣势呢?

里夫金:中国文化思想中就有这样的DNA.

美国的文化是控制性的文化,根深蒂固的想法是能够控制自然。而在中国的思想资源当中,无论是儒家还是佛教都认为,人类不是自然的主宰者,而是其中的一部分,要和自然界和谐共处。和谐是中国文化DNA中重要的一部分,中国正在努力实现生态文明。我感到非常惊奇,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中提到未来的经济发展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经济发展要跟生态发展相协同,在美国就不会出台这样的规划。所以,我认为中国要实现零边际成本更有社会基础。

我认为每个国家都面临着创新的挑战。对于青年一代来说,他们是由互联网伴随成长的一代,所以对年轻人来说物联网的构想是行得通的。中国的领导人和技术层面的专家也有了一定的沟通,这个构想的实现也许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问题在于如何使大部分中国人,尤其是年长一些的人,都参与进来,都认识到自己在这个进程中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这关乎对所有权概念的认识转变,年轻人重视使用权而非所有权,他们更乐于共享,并通过这种方式交到新的朋友,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不太会这么做。在调查中,我发现中国人对协同共享经济模式有着最高的热情,在中国的这个数据是94%,而在欧洲是54%。

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构建,中国向零边际成本社会的迈进将确保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中的领袖地位,并为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更繁荣的低碳生态文明铺平道路。

“丝绸之路经济带”影响半个地球

《21世纪》:你认为这样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将在多少年后实现?

里夫金:我认为将在25年后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实现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将会在25年后看到巨大的变化。而一个成熟的通信、能源、运输物联网还需要另一个15年。20年后,在协同共享经济下,通过共享北京将减少80%的车辆。当今的年轻一代到四五十岁时就可以见证它的实现。

《21世纪》:你如何评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全球意义?

里夫金:“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为全球带来巨大改变,因为它的影响范围覆盖半个地球。中国所倡导的是改变旧时国家间的竞争关系,实现区域内国家经济社会生活的共享。这非常令人兴奋。同时我们应当了解这需要物联网作为支撑,需要数字化的通信、能源、运输物联网,数字化的零边际成本社会,从而提高效率、减少资源的使用、应对气候变化并建立生态文明,其中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社会企业家。这并不是乌托邦,是我们可以预见的美好前景。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