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万亿引发的头脑风暴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4:10 阅读: 来源:滤网厂家

“20万亿”引发的头脑风暴

地方债:其实不算事儿  美国政府因债务关门,债务高企的中国地方政府也亮起黄灯,地方债欲往何处去?  王德培(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 ) :当财政出现无法还款,可通过‘债变股’等方式将会把坏账剥离出来,这将是未来地方政府进行创新的一大空间。  陈宝存 (知名地产评论人、亚太城市研究会房地产分会会长):土地财政完全能解决地方债重压的问题,地方政府对这块也很重视。  华伟(华东师范大学商学院房地产系主任):地方债规模增加很正常,但是地方债的扩大总额没有超出国有资产的总额,所以没什么问题。  负债致美政府停摆关门,这一戏剧性的一幕,也给中国地方债敲响了警钟。  审计署近期公布了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2011年以来政府性债务情况的抽查结果—截至2012年底,36个地方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3.85万亿元人民币,两年来增长12.94%。审计署并称,于今年8月起开展全国性地方债务审计,预计两个月内完成。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刘煜辉保守估计,地方债务“黑洞”要突破20万亿元。此言论一出,引起一片哗然。虽然数字正确与否有待检验,但是地方债蔓延的危机不得不引起各方的重视。  地方债与“土地财政”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审计公告表明,从1979年至今,土地出让收入一直是地方政府主要还债来源。地方债重压之下,土地财政该如何走?  政府债务问题导致了希腊政府信用危机,美国政府关门,你认为地方债务问题继续恶化,会有什么后果?  王德培:中国地方债务问题用经典思维肯定难解。当年都说中国银行从技术上破产,都在做空中国银行业,但当时朱镕基通过剥离坏账的方式解决。不管剥离的坏账最终通过何种方式解决,但至少这种方式带来了中国银行一个年代在世界上极其“嚣张”。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呢,同样在地方债问题上,就是在常人眼里,郎咸平眼里要出问题的,但中国通过“展期”的方式轻轻一弄,地方债务就没问题了。因为改变了游戏规则。  陈宝存:实际上就是乱炒作,不懂行的人在瞎说,中国政府的地方债更多的是一级土地开发贷款,从贷款角度来看,地方债的规模也不大的。即使是政府贷款,也是企业在还。归还的主要途径是卖地,贷款的总额也不多,而且花上三四年去归还也很正常,要求地方债“今年借今年还”也没道理。  华伟:中国政府的地方债不是问题,美国的债务才是问题。因为美国主要是靠税收来平衡债务,没有什么国有资产,税收一旦出问题,政府立马破产。而中国有丰富的国有资产,地方债只是占据很小的一部分,而且中国政府的税收能力很强,所以还债只是个小问题,目前来看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  外界一直对地方债非议不断,两年来地方债问题越来越严重,你认为主要问题是什么?  王德培:从某种意义而言,地方政府眼下遭遇的债务危机,实质上是地方财政模式的战略危机。一、“分税制”的时代背景已变,以往中央政府财力薄弱,甚至向地方财政借钱赖账的情形不复存在,反而被地方政府财权偏小、事权偏大的不对称格局替代。再加之,近两三年内,宏调政策翻云覆雨,从应对金融危机的积极与适度宽松迅速调整为应对流动性过剩与通胀的稳健(紧缩),先前在流动性充裕情况下大肆举债的地方政府没有吃准政策变化,迎面撞上了债务危机。二、房地产市场调控抽去了土地财政仰赖的前提,地方融资平台的模式也玩不下去了。三、中国正进入经济发展与社会公正的转折期,从“发展是硬道理”向“公平公正是硬道理”升级,时代主题词的切换表明经济基础的转换,增加公共服务与改善民生成为地方政府面临的首要问题,与此相对应的地方财政也将面临调整。四、鉴于上述三者的嬗变,以往地方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进而扩充财政收入也被颠覆。  陈宝存:地方债就要做到专款专用,专门用作土地储备上。这几年一直在增加土地供应,且一级土地建设也复杂的多,而且地方政府城建投资额规模很大,但是不怕地方债的规模大,因为土地价格也越来越高。土地财政完全能解决地方债重压的问题,地方政府对这块也很重视。  华伟:这是因为这几年政府非常注重民生问题,一大部分债务是用于投资城建,而财政收入不像前些年出现那么大幅度的持续增长,所以地方债规模增加很正常。但是地方债的扩大总额没有超出国有资产的总额,所以没什么问题。  在土地财政未能一朝一夕解决的情况下,如何尽可能减少地方政府负债?  王德培:次贷的本质就是“化腐朽为神奇”,金融衍生化的核心就是信用违约掉期。过去朱镕基总理的剥离坏账和华尔街的高手异曲同工,一样的道理。由此推导到地方债务,未来肯定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剥离和转变。比如,当财政出现无法还款,可以由过去直接融资变为间接融资,即通过“债变股”等方式将会把坏账剥离出来,这将是未来地方政府进行创新的一大空间。  陈宝存:专款专用其实很难做到,地方担保性投资产生的地方债额度也很大,中国的城建投资、各方面经济转型建设做得也很晚,各地的积极性都很高。其实地方债所得完全用作土地储备的话,地方债的偿还完全没有问题。  华伟:我一直说不要妖魔化土地财政,过去这么多年土地财政利大于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且在这么严格的宏观调控下,前七个月卖地的收入有2万亿,今年达到3万5千亿元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土地财政绝对能缓解地方债,而要想根治的话,就要从国有资产下手。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