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2号线老鼠多3号线蚊子多

发布时间:2021-01-05 11:38:01 阅读: 来源:滤网厂家

上海:2号线老鼠多 3号线蚊子多

政协委员建议病媒生物防治尽快纳入轨交立法 晚报记者冯兰蔺报道 沪地铁鼠征阳性率平均达3.8%,最高的地铁2号线达12.9%。根据上海市《鼠害与虫害预防与控制技术规范》不超过2%的标准,申城地铁鼠害“超标”。昨天(10日)下午召开的《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听取市政协委员意见座谈会上,市政协委员、市疾控中心病媒生物防治科主任冷培恩透露了上述调查数据。 除了鼠害,市疾控中心的这项调查还显示:50多个轨交站点内积水达284处,叮咬乘客的蚊虫多为地铁内孳生,且叮咬频率很高。冷培恩建议,病媒生物防治要尽快纳入轨交立法。 半小时蚊虫叮咬率达12个 至2012年末,本市已营运地铁运营里程达567公里,车站数量280多个。目前,上海地铁全网络工作日的日客流超过600万人次,最高突破750万人次。与密集人流相对应,近年来有关地铁内老鼠惊吓乘客、蚊虫叮咬乘客的报道不绝——2011年11月2日9号线列车内老鼠“招摇过市”,当年11月1号线刚驶离延长路站第三节车厢顶部窜下老鼠扑进女乘客怀里;2012年8月17日1号线一节列车车厢突然出现一只老鼠,并由此引发乘客“一片尖叫”、“推搡着逃出车厢”;2012年6月“上海地铁11号线蚊虫增多运营方灭蚊力度加强”。 市政协委员、市疾控中心病媒生物防治科主任冷培恩透露,此前他们曾在上海地铁多个站点实地测试,检测鼠害厉害与否的两项指标——鼠征阳性率和拖食率均很高。发现有鼠洞、鼠粪、鼠咬痕的房间占总查房间数的比例即鼠征阳性率,轨交站点平均为3.8%,2号线最高达12.9%。老鼠拖食率最高为28%,最低也达9.8%。 “去年12月25日,我曾查看了地铁2号线中山公园站,地下一层的站厅废水泵、站台控制室、工作区茶水间和垃圾箱均见到鼠粪。据向地铁保洁人员了解,夜间作业经常在站台、轨道上见到老鼠活动。”冷培恩表示,在地铁11号线某站站厅层,站台上更是鼠粪遍布。 根据上海市《鼠害与虫害预防与控制技术规范》不超过2%的标准,申城地铁鼠害明显“超标”。“不够,该规范在制定时尚未将地铁纳入其中,作为人群密集的特殊场所,我认为地铁鼠征阳性率的标准应该少于2%。” 该调查还在沪50多个轨交站点后发现,地铁内积水很多,叮咬乘客的蚊虫多为地铁内孳生,且叮咬频率很高。数据显示:站厅后台设施、电梯井等处发现的积水达284处。30分钟内,蚊虫平均叮咬率达2.65个,最高时半小时叮咬率达12个。地铁3号线蚊虫阳性率更达50%。而根据标准,30分钟内蚊虫平均叮咬率应小于1个。 中标者并无防治专项资质 地铁老鼠和蚊虫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究其原因,地铁内食源丰富、水源丰富、栖息筑巢环境丰富。本报此前曾报道,据调查地铁每条线路每天清除食品量达30公斤。“但并非食源充足老鼠就不啃咬电线、电缆等物品了,老鼠咬硬物缘于其打磨不断生长的门齿,避免门齿扎破嘴唇,影响进食。”冷培恩指出,特大型城市火灾是城市运行安全的重大隐患,在不明原因的火灾中,约三分之一是鼠类引起的。地铁因其空间小、人群密集,一旦发生鼠种群咬破电缆,造成停电甚至火灾,产生浓烟、热浪、有害气体,对救险和遇险人员安全疏散来很大困难,并造成城市局部或整个城市交通瘫痪。 此外,蟑螂在地铁系统内孳生,同样存在造成电器短路的风险。“自运营以来,地铁系统始终未停止过对鼠、蚊、蟑等病媒生物的控制,但是控制效果不佳。去年底起,地铁一至四运营公司分别开展项目招标,委托专业机构开展鼠等有害生物控制。不过仍存在两大问题。”冷培恩说。 首先,有害生物防治是一项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其在实施有害生物防治过程中使用的灭鼠剂、杀虫剂是有毒有害物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农药管理条例管理,在使用过程中不仅能杀灭鼠、虫,同时对施药者本身和其他公众有危害,对环境有影响。为此,上海市出台地方标准《上海市鼠害与虫害预防与控制技术规范》1-5(鼠害防制、蚊虫防制、蝇类防制、蟑螂防制和安全使用卫生杀虫剂),对于如何使用杀虫剂及达到什么控制效果有强制条款限制;从业者需取得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颁发的有害生物防制员职业资格等。不过,此次地铁公司招标中标者为无此项资质的单位。 另外,目前的考核指标缺乏科学依据。招标技术规格书规定的考核指标是导致乘客向车站管理人员投诉,考核200元/次;导致乘客向轨道交通服务热线投诉,考核500元/次;若投诉认定为A类一般投诉,考核1000元/次;若投诉认定为A类有责投诉,考核2000元/次;导致车站在上级部门或第三方检查中出现不合格项,视情考核500元-2000元/次;导致媒体曝光,考核3000元/次。“出现投诉事件一定是虫害没有控制到位,但是不出现投诉事件并不表明控制达到地方标准、国家标准规定的控制水平,并不表明不产生鼠咬断电线、电缆等危害。地铁委托方应当以地方标准和国家标准为依据加强对服务方的检查和考核,确保地铁内的鼠、蚊、蝇、蟑的密度控制在不足以造成危害的水平。” 邀请专家参加评标工作 冷培恩在昨天的座谈会上建议,对《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第十五条增加“病媒生物控制”一项,具体来说,即“轨道交通企业应当开展病媒生物控制,使病媒生物密度达到不足以危害的水平。” 此前他还提案建议由行政管理部门(市爱卫办)、技术指导部门(市疾控中心)和申通公司合力对本市地铁系统的虫害危害进行一次全面的评估,据此提出应对措施;同时,根据评估结果提出地铁虫害控制技术要求。 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在答复时明确,今后最终中标有害生物控制的专业单位必须有相关的资质,签订的有害生物(鼠类、蟑螂、蚊蝇)防治合同和协议中,将严格按《上海市鼠害与成虫预防与控制技术规范》执行,明确防治效果要达到全国爱卫会关于《灭鼠、蚊、蝇、蟑螂标准》。同时,在今后的有害生物(鼠类、蟑螂、蚊蝇)防治项目公开招标中,考虑聘请部分社会上专业机构的专家参加评标工作,以提高在此领域的专业水平。 同时,搞好地铁各自管辖范围内环境卫生,及时清理生活垃圾。控制蚊蝇类孳生地,疏通下水道、填平坑凹地,防止形成死水。及时封堵孔洞和缝隙,断绝有害生物的食物,创造一个不适宜有害生物的生存的环境。 ·相关链接: 轨交立法修订已收到400多条意见 三大关注热点:禁食、安检、折叠自行车进站 记者冯兰蔺 晚报讯市人大法工委在昨天的座谈会上透露,《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至今,已经收到270件来信来函,涉及400多条意见。主要集中在禁食、安检、折叠自行车、沪语广播、广告设置等方面。目前,有关部门正在通过民调形式,进一步征求市民意见。 折叠自行车能否进站,成了昨天座谈会上最热的话题。多名委员提出建议,可以效仿台湾等地经验,为折叠自行车设一节特定车厢。 2010年3月1日起施行《上海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管理办法》规定,乘客不得携带自行车(含折叠式自行车)进站、乘车,对违反规定的乘客,运营单位可以拒绝其进站、乘车。此次的《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同样禁止携带自行车(含折叠式自行车)进站乘车。 市政协委员,上海海事大学教授曹艳春对此提出了不同意见:“郊区等地区公交接驳尚不完善,携带折叠自行车坐轨交将会方便得多。”她建议可以学习台湾地区的经验,在地铁列车里为折叠自行车留出一节车厢。事实上,台北捷运在2007年就推出自行车进车厢的业务,在特定车厢为自行车设立专门位置。高雄市则在捷运站推出折叠自行车租赁中心。“折叠自行车的体积并不比一件普通行李大,只要严格控制好尺寸,应当允许小型的折叠自行车进站。” 市政协委员、上海尚伟律师事务所主任黄绮表示,要禁止折叠车自行车进站,至少要确保在地铁站有完善的自行车停放点,包括应当有可以让乘客租赁到自行车的地方,而现在上海轨交的车站基本都不具备这个条件。 不过,市政协委员、同济大学教授吴健生则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认为,上海地铁高峰时段的拥挤程度,确实不能再允许折叠自行车进入。“不但折叠自行车,大件行李在上下班时段也不应该进入轨交。” 在昨天的座谈上,政协委员们也对不少轨交管理问题提出了意见。有委员认为,目前的地铁安检虽然是“普检”,但已经流于形式化,反而浪费了不少人力和财力资源,建议可以精简改为实质性的“抽检”,有委员提出轨交实行错时收费,不一定是要提高高峰时段的票价,完全可以采取在低峰时段降低票价的方式,既缓解高峰又可以降低市民交通支出。

安顺工业设计

果洛产品设计

抚州工业设计

上海结构设计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