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哈药集团传销门续闻胁迫消费者买药

发布时间:2020-03-02 15:02:49 阅读: 来源:滤网厂家

记者 孙宁

什么直销?这根本就是传销、是骗销!曾经参与哈药股份(600664)销售活动的张姨在接受《投资快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说道。

近期,深陷舆论漩涡的哈药股份接二连三被曝出直销违规的黑幕。《投资快报》在3月6日做了相关的报道。《投资快报》记者 从受害者处获悉,哈药的违规销售在珠三角地区十分猖獗,并且其直销形式已经变味,甚至出现威胁消费者高价买贱药的现象。究竟哈药耍了什么手段使得消费者上当受骗,哈药的保健品真的如其所说的那样是灵丹妙药,销售人员在其中又赚取了多少黑心钱?今日的报道将为读者揭露哈药集团的真面目。

直销?传销!

这是我当时在直销活动中被强迫买的保健品,还有单据。受访者张姨如是《投资快报》对记者说。昨日,当记者来到张姨办公的地方时,张姨一打开话闸子就按捺不住了。

张姨今年已经刚满70岁,看起来精神矍铄,而且还是一位很热心的老人家。看到《投资快报》这周写了一篇关于哈药股份直销的报道,我就立刻拨通了报社编辑部的电话。不过我想说的是,哈药股份根本就不是什么直销模式,而是传销、是骗销!

根据张姨的描述,她和老伴李老伯是在2005年第一次参加哈药在广东地区的销售、推销活动。那时候我和老伴在媒体上看到哈药在广州有组织销售活动,后来,哈药的推销人员以地方老龄委的名义,打电话给我们,说哈药在广州有一个集体活动。我们俩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

张姨说,当时哈药组织的活动可谓是声势浩大,除了广州本地之外,深圳、佛山、顺德等珠三角地区的老人家都慕名而来。根据张姨的回忆,当时哈药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组织推销活动,销售团队在从化、增城等旅游景点长期租了旅店,然后把两、三百名老人家集中到一起,进行洗脑。

张姨当初并没有预料到,表面上看似销售活动,其实是哈药设的一个局。一开始的时候,推销人员就很会调动气氛,让大家放低警惕性。后来到了落脚地点之后,推销人员就开始一对一盯梢,不允许老人家们进行交流,就是要让全部人员都认真地听他们做推销。

胁迫消费者买药

事实上,哈药不仅打着直销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更令张姨气愤的是,公司的销售手法极其卑劣。

根据张姨的回忆,那一次的活动上,哈药的推销人员还请来了据说是东北当地著名的医生、病人来现身说法,那些医生先是介绍了哈药保健品怎么怎么好,把功效说得天花乱坠。接着,就是医托说自己那些所谓的经历,说自己吃了这个药之后就百病不侵的样子。

参加推销活动的老人家大多数都是退休人员,身体上都有病痛,张姨告诉《投资快报》记者,哈药就是抓住老人家这个心理,软硬兼施地对老人们下手。

张姨说,哈药的推销人员不仅请来了医托,而且还当场给消费者开药方,逼迫老人家买药。我当时也差点上当受骗了,那些医生把我的情况描述得很严重,并给我列了一张清单,上面全部都是哈药的保健品,说是我吃了这些药就可以痊愈。

张姨的老伴李老伯当时也一同参加了销售活动,李老伯告诉《投资快报》记者,不仅请医生帮老人做所谓的诊断,哈药的推销人员还软硬兼施地哄骗老人买药。有一个男生,二十出头的样子,也是哈药的推销人员,一路跟我跟到酒店,就是想强迫我买他们的药。李老伯说,那个销售人员解释,如果没有卖掉药,他们做销售的回去就要捡包袱走人了。在销售人员的哀求之下,李老伯只好买了一盒哈药的保健品。

这帮销售人员都经过培训、上课的,他们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老人家心肠软,一不留神就被他们骗走了钱。李老伯告诉记者,当时销售人员对消费者寸步不离,卖不到药誓不罢休。

买一次药花光几个月的退休金

那么,究竟哈药推销的是什么灵丹妙药?是否真如公司所描述的一样?

其实就是普通的保健品,吃不死人也没有特别好的效果。张姨把当时买的药品拿给《投资快报》记者看,这是一瓶名为金晚霞的蜂银软胶囊,标注是哈药集团旗下三精制药(600829)生产的保健品。张姨说,当时老伴买了一盒合共四瓶,一共656元。

什么是蜂银?张姨告诉《投资快报》记者,其实蜂银和药店里的蜂胶没有太大差别,甚至比蜂胶更加劣质,哈药厂家很狡猾,他们知道蜂胶在市场上大家都很熟悉、很了解,有售价、有可比性,不好拿蜂胶出来糊弄人。但蜂银不一样,医药市场上没有这个名称,消费者误以为是什么名贵药品,销售人员就抓住这个误区,敢于抬高价格卖贱药。

为了考究蜂胶的功效和售价,《投资快报》记者也走访了天河区部分药店。药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蜂胶只能算是普通的保健品,在2005年的时候,同等分量的蜂胶就只卖四、五十元一瓶而已。

然而,按照张姨和李老伯向《投资快报》记者反映的情况,他们当时买的蜂银保健品价格就高达164元,大概是普通蜂胶的三倍。当时我们的退休工资不高,一个月可能就一千元左右,这四瓶保健品就花了我一个月一大半的退休金。

其实,张姨和李老伯的情况已经算是轻微了。张姨告诉记者,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好多老人家,被销售人员骗得服服帖帖,一买就是一箱药,好几千块钱呢,差不多是好几个月的工资。

谁来为受害者买单?

在看穿了哈药的骗局之后,张姨和李老伯并没有坐视不管,在2006年至2009年这几年时间里,有好几次,当他们看到媒体上有做哈药销售的广告、或是组织的活动时,他们就赶到现场劝阻老人家不要上当受骗。有一次,我们在哈药的销售团队的车子上,呼吁老人家们不要被他们忽悠了,我们就是要揭穿哈药假直销真传销的面目。

就哈药如此的销售模式,《投资快报》记者咨询了广东德崇律师事务所律师钟经跃。钟经跃表示,像张姨遇到的情况就是传销的一种手段,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随便推高销售价格,销售人员还可以拿高额提成,与传销的性质是一样的。钟经跃还说,传销比直销还有一点好处就是免了缴税这一关,使得销售人员赚的黑心钱更加高。

在结束采访的时候,张姨表示很不理解,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可以大肆地宣传、铺天盖地地做广告。这样的上市公司还可以继续圈钱,难道就不能取缔他们吗?

《投资快报》发自广州

上海明珠医院

长沙中科白癜风医院

成都西南儿童医院

相关阅读